21世纪传媒总裁沈颢被批捕 涉敲诈勒索受贿职务侵占等罪

作者:danny 2014/11/21 10:53 [来源]:

  11月21日上海消息:继21世纪网总裁刘冬、理财周报发行人夏日等人被上海检察机关依法批捕后,备受关注的21世纪报系新闻敲诈案又有最新进展——11月20日,21世纪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沈颢、副总裁陈东阳、副总裁兼财务总监乐冰等人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依法批捕。

  在检察机关的批捕罪名中,沈颢领导下的21世纪经济报道、21世纪网、理财周报3家媒体及8家运营公司涉嫌敲诈勒索、强迫交易犯罪;同时,沈颢还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、职务侵占、挪用资金等个人犯罪。

  对旗下媒体涉嫌犯罪难辞其咎

     “迷航”,对于如今的境地,沈颢如此形容。

  今年43岁的沈颢,199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,同年进入《南方周末》,历任新闻部主任、编委。2000年10月,29岁的沈颢出任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主编;2003年,任21世纪经济报系发行人;2008年,任21世纪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裁,后兼任21世纪报系党委书记。

  警方介绍,21世纪经济报道、21世纪网、理财周报系21世纪传媒旗下财经类媒体,利用其在财经界的广泛影响力,与上海润言、深圳鑫麒麟等公关公司相勾结,指使媒体记者通过各种途径主动挖掘、采编上市公司、IPO公司的负面信息,并利用上市公司、IPO公司对股价下跌、上市受阻以及相关产业公司商誉受损的恐惧心理,以发布负面报道为要挟,迫使上市公司、IPO公司与其签订合作协议,收取少则数十万、多则上百万的“保护费”。

  对于下属媒体的涉嫌犯罪行为,沈颢承认自己不仅是默许,更是领导者、支持者、协调者和参与者。

  “我很早就知道这是涉嫌犯罪的。”沈颢供述,这种非法模式在媒体圈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,利用负面新闻和“有偿不闻”的方式拉合作客户,可以赚取更多的合作费用。

  警方查明,在沈颢执掌21世纪报系期间,上述行为成了重要的盈利模式。而在庞大的利益链中,沈颢是实际操控者:一是通过制定高额考核指标,要求下属21世纪网、21世纪经济报道、理财周报3家媒体利用负面报道和“有偿不闻”的方式逼迫拟上市公司、上市公司“合作”、收取“广告费”。二是亲自参与重大“合作”事项的决策,对于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重要客户,直接指使相关主编删除负面报道。

  警方调查还发现,在删稿遇到阻力时,沈颢对拒不执行删稿指令的主编进行调离;在采编、经营部门因利益冲突时,通过提高采编部门收入,保证其按要求撰写并删除相关负面报道。

  此外,为了最大限度维护“合作”公司利益,沈颢主动协调下属3家媒体对“合作”公司的报道事宜,并对相关负面报道最终决定进行删稿或报道。

  警方初步查证,沈颢等人利用上述方法,迫使近100家公司直接或通过公关公司,与21世纪传媒旗下3家媒体的8家运营公司签订广告合作协议,涉嫌勒索资金共计2亿余元人民币。

  涉嫌利用职务牟利超百万元

  警方透露,在担任21世纪报系发行人和21世纪传媒总裁期间,沈颢利用职务便利,在财务报销、下属公司注册地选定等诸多环节存在涉嫌犯罪行为,目前查证的涉案金额累计达100余万元人民币。

  2006年,21世纪传媒以市场化运作后带来了巨大收益,沈颢感到自身收入跟公司收益反差极大,遂与公司高管多次商议提高收入。

  陈东阳、乐冰等其他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以及相关证据均证实,在未得到21世纪传媒董事会同意的情况下,沈颢与其他公司高管采取虚构业务招待费、使用虚假的个人消费发票报销等方式,侵占公司资金,为自己增加了收入。

  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显示,2006年到2009年,沈颢等人用这种方式共套取公司资金200余万元。其中,沈颢领取70余万元。

  在检察机关的批捕决定书中,沈颢涉嫌的另一个罪名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。这也同样发生在21世纪报系近年来扩张发展的背景下。

  2010年前后,21世纪传媒旗下的一些公司落户上海某经济园区,并成为园区内的税收大户。2011年,公司财务总监乐冰按照沈颢的指令,以撤离注册园区为砝码,要求经济园区给予公司高管个人好处费。

  “21世纪传媒的高管提出这一要求后,为了留住企业增加开发区的税收,没办法才同意进行奖励。”相关经济园区负责人俞某某证实。

  警方查明,该经济园区于2011年、2012年分别给予20万元人民币现金,共计40万元,沈颢与乐冰各分得一半。沈颢还特地关照乐冰向经济园区索要奖状,以“奖励费”的名义掩盖收钱事实。此后,沈颢没有再提出将企业搬离园区,也不再要求为企业向园区争取优惠政策。

   [“迷航”之后痛忆“初心”]

    “有一种强烈的撕裂感,至今让我泪流满面”

  据警方介绍,从9月25日被带走接受调查至今,在监视居住的这段时间里,沈颢进行了深刻反省。

  “有一种强烈的撕裂感,至今让我痛苦不已、泪流满面。”拿起纸和笔,回首20余年的从业道路,曾写出“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泪流满面”的沈颢,在忏悔书中这样写道。

  “回顾40余年的人生道路,我有过美好的理想和追求,并获得了骄人的荣誉和社会地位,而今天,我失去自由,囚服加身……”

  1992年,沈颢进入南方报业工作。一直怀揣新闻理想的他找到了尽情表达的机会,“让无力者有力,让悲观者前行”“唯有尝试,才能生存”……意气风发的文字倾诉着媒体人的情怀,也吸引了众多青年人投身新闻事业。那时,在他眼里,“一张纸很小,但一张报纸很大;个人很渺小,但一个媒体人使命神圣。”

  “凡正义的必是我所追寻的,凡爱心的必是我所自愿的,凡良知的必是我所认同的。”沈颢认为,自己背弃了这一信念,正是始于他从媒体人向经营管理者的转身之际。

  执掌21世纪报系后,沈颢带领团队开疆拓土,力图成为中国商业报纸的领跑者。2010年证券市场IPO重启,沈颢从中嗅到了商机,但也就此带领21世纪报系走上了一条利用负面报道和“有偿不闻”的敛财之道,与自己崇尚的圣徒般的职业操守渐行渐远。

  “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媒体生态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,一种对传统媒体强烈的危机感,使我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。”沈颢写道,在媒体转型的急于求成与短期经济利益的利令智昏下,他违背了自己的价值观,让商业利益绑架了自己的公信力原则。

   “以我为鉴,时时观照,迷途知返”

  沈颢说,自己还有一种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,认为既然是行业内比较普遍的行为,就没有充分反省这种行为的恶劣性质。“无论是利用负面新闻,还是利用有偿沉默谋取经济利益,都是对媒体社会公器的玷污,是一种犯罪行为。”

  随着职位升高、权力加大,沈颢有了越来越多触手可及的挣钱机会。在同事眼中一向内敛清高的他,也出现了一些自己都不曾料到的变化。

  “近年来,我每年的收入接近200万元,在物质方面早就衣食无忧了,然而我依然没有克制住自己的贪欲,没有抵挡住各种诱惑,把手中的权力当成捞取个人好处的工具和资本。”

  “莫忘初心,方得始终;初心既失,后悔莫及。”此刻,沈颢手中的笔更像一把解剖内心的手术刀,告诫那些有着和他类似侥幸心理的同行“以我为鉴,时时观照,迷途知返”;期许坚守理想的同行持之以恒。“更希望推动媒体业进行一场大变革,只有解决好媒体社会价值主体与商业价值副体的关系,媒体业才能继续维持道德基准线的角色,成为社会的有益部分。”

  “我知道,那些我仍然相信的力量,终有一天,将带领我穿越赎罪的火海抵达真实的初心。”沈颢眼眶湿红,再度落泪。